我特么博客图片存在违规???乱举报死全家

2017-10-21

我梦到各种各样的人,每个人都很陌生。所有人都各怀心事,忧心忡忡。每一个梦都在哭泣。天气好像总下着雨,窗外好像总是阴天。我好像总是乖张,你好像一直怨恨。

谁在错怪谁。

我无法前行,也不可以后退,跳下去是万丈深渊,往上走是刀光火海。我耳不能闻目不能视,怒吼却发不出声。这个好可恨的世界。张开狰狞的獠牙,一口一个一口一个。

2017-10-12

就是忽然很憋屈。可能在自己亲生父母心里,我就已经逐渐变成了那个嚣张,任性,没有人情味不知道感恩的孩子。可能在他们心里所有的东西坏了都是我不珍惜。可是我哪里不珍惜了。席子我每天都拉,可是第二天就掉了好大一段到地上。我每晚都做噩梦,翻来翻去,梦里好心塞好心塞,然后醒了就鬼压床。晚上的美梦特别假,特别少,噩梦却无比真实。宛如昨晚梦里疼痛的无名指,真实的触发了一个点的疼痛,延伸至现实。我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又觉得像我这样的烂人,处处都是错。阿喵说,你的梦都好悲观。何止悲观呢,简直是难过到绝望。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爱上熬夜。大概因为夜晚最是安静,只有我一个人的全世界。我放肆我野蛮,我怎样都可以。白天好吵啊...

2017-10-12
1 / 77

© 嗑药的野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