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亮了。戒不掉的熬夜。

2018-10-02

好久好久之前的小说 那个女孩的名字

安妮只是个头发像枯草一样的女孩子。长到十二岁,仍旧瘦尖瘦尖的。骨头看着都硌人疼。一张脸好像只剩下眼睛,从乱蓬蓬的刘海底下直勾勾地往外望。不用上学的时候,她最喜欢整日整日地站在厨房的窗户前面,用她那双唯一好看的眼睛直勾勾的发呆。家里的房子前是一大片比她的头毛还要萧索的田野,再远处是树林。还有灰蒙蒙的天。

即使在那么一头枯草底下,安妮也是隐隐能看出一股凌厉劲儿的。甚至竟然有一丝好看。可惜直到长到后来,邻居们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这一点。而此时的安妮,只不过是一个不爱说话又没有朋友的怪小孩。在角落直勾勾看着你的时候,都会让你起鸡皮疙瘩。

然后每当这个时候,安妮才会收回视线,轻飘飘地转移到下一个目标。于...

2018-09-26

回忆录

小时候不怎么合群,唯一的爱好就是往图书馆跑。

其实已经不能说不怎么合群了,是极为不合群了。唯一的小伙伴是同一个小区的邻居,在某一个盛夏的午后极为百无聊赖的向我搭讪。彼时我俩都属于不知道为何在火辣辣的中午被家长赶出来锻炼又无处可去只好在一个破烂榕树头乘凉的小娃娃。于是在她向我伸出友谊之爪后,我便几乎立刻马上抓住了它。

第一次去图书馆还是在我娘的带领下,办了图书馆卡,说有很多小朋友都会去。实际上除了学习更多大概是想要我多交几个朋友,无奈我只是紧跟着我娘的身后看到别的小朋友手机硕大的游戏画报都不敢吱声,还是我娘看了出来,怂恿无果后叹了口气帮我要了过来。我躲在远远的地方,生怕被发现,连看画报都要找...

2018-09-26

失眠的人,只有黑夜

2018-09-13
1 / 86

© 一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