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人·自己

终于又可以吃力地,毫不顾忌地写些什么。

从白天等到深夜,从天晴等到暴雨。万里晴空从来没有叙事的欲望,写不出好的片段,失去了生活的甜香。那大概是像烤面包般的味道,香脆的外表,和幸福的淀粉物。我喜欢去闻阳光下软熟的棉被,喜欢去闻刚收下来晒到硬邦邦的衣物,废旧报纸的油墨味夹杂了灰尘的质朴感,家里边边角角搜出来的各种童年的爱物。我曾无数次自己和自己玩,喜欢一遍又一遍看同一沓英语周报,喜欢去翻幼儿园订的儿童画报,全部全部不舍得卖掉。人生每一段旅程的触感扑面而来,可是没有了这些物料,我便寻不到它们了。

未完待续

2017-06-21

在维护好不容易得来的东西,即使很敏感地过于敏感地感受到你的心不在焉,感受到你的热情不比之前。害怕你是三分钟热度,想要时时刻刻甜言蜜语的确是我的罪过啊。本来一段感情需要经营,我也努力好好经营。只是好想好想你的甜言蜜语。每时每刻都止不住的甜言蜜语。

2017-06-19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无法放手。一个人,越难信任一个人,越难交出真心,就会被伤的越深。我唯一,唯一把我的所有,赤裸裸展示在他面前,被他看到,最脆弱的那一面,那真的只有他一个。好难好难去相信一个人,可是现在,要把那么庞杂的真心一点一点收回来,谈何容易。就像在树林里收一只风筝,飞的那么高,收的时候慢慢的全都是枝枝丫丫和划痕。手上全是血迹。那只风筝再也不能用了啊。

比如,如果你在空地放风筝,本来就那么容易放飞,收起来就很容易,即使掉下来,拍拍土还能用。

可我在树林。

我们都太难相信谁,只是我相信了他。他没有相信谁。而已。所以我们互相觉得对方在逼自己,声嘶力竭。而我愿意,他不愿意。

2017-06-06

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可以变成这样残忍。他以前,一点都不残忍。是我逼他的吗。还是他逼的我。

2017-06-06

我就不该告诉他那么多

然后被当成可怕的人。

他说,喜欢啊,可是为什么要关心。

明明不是很自然的事。

还是说我负能量太多,让他累了,关心不动了。

所以说还是我的错啊。是我的错啊。可是,我还有机会改吗。是我的错我的错。

2017-06-06

怎么办啊,被当成洪水猛兽了。

被厌烦了。

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啊

可是他说,我感受不到你痛

我能怎么办呢。我就知道的,谁会喜欢这么一个负能量爆棚的人。可是啊,难道不是他给我的负能量吗。

可是啊,这么说他会觉得我在怪他。

可是我也委屈啊。

我好委屈啊。

2017-06-06

我让你恐惧

抱歉让你误会了

抱歉让你误会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还喜欢很多男生女生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真的好棒

不能更棒了

2017-06-05

所谓的朋友,究竟是什么。

我可以因为你的一个电话跑过去安慰你,帮你挡下你前任的攻击。替你难过帮你骂人。可是呢。反过来呢。

你说,你的负能量影响到我了。

是啊,我的负能量太多太多,我自己不堪承受,觉得累。本来就该是我自己承受的东西。可是是你说,你和我说,我不差这一点。是你说,你和我说,我都在。是你说,我不会是最后推你的那一个。

假如不能做到,请不要承诺。

还是说,人本身就是这个样子。男生本身也是这个样子。只有我蠢到相信承诺这回事。一次又一次。可是啊,对方根本不把这当成是一个承诺。

在我看来,承诺比天大。可是,在别人看来,那只是一句话。

我真的信你,也真的爱他。我不轻易信谁,也不轻易...

2017-06-05

我要忍住,在发疯的时候不找他。要忍住,要相信他说的。谁都会讨厌一个神神叨叨的女孩子。相信我在他心里有位置啊。

2017-06-05

从医院出来那天,我给我的小红发语音。
她在成都,在一个无法飞过来见我的地方。
我和她说,没有希望了,不会再有希望了。
我和她说,哪一天我真的疯了,就是被心理医生逼疯的。

我狂笑,然后哭的一塌糊涂。我就这样蹲在二楼取药的那个平台里。在一大堆人的注视下。很多护士围过来。我给小红发语音说怎么办,我究竟要怎么办。

小红跟着我一起哭。他说老马怎么办,我真的好害怕好害怕,你会有朝一日走到那一步。我说好难啊。我好想找她,此时此刻我特别想找他。小红说找吧找吧,不要再这样逼你自己了。想要依赖他就依赖吧。

我在空荡而闷热的午后的空气里,觉得周围好像动作好慢。一个个画面通过视网膜传到我的神经,很慢很慢。

2017-06-05
1 / 74

© 嗑药的野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