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医院出来那天,我给我的小红发语音。
她在成都,在一个无法飞过来见我的地方。
我和她说,没有希望了,不会再有希望了。
我和她说,哪一天我真的疯了,就是被心理医生逼疯的。

我狂笑,然后哭的一塌糊涂。我就这样蹲在二楼取药的那个平台里。在一大堆人的注视下。很多护士围过来。我给小红发语音说怎么办,我究竟要怎么办。

小红跟着我一起哭。他说老马怎么办,我真的好害怕好害怕,你会有朝一日走到那一步。我说好难啊。我好想找她,此时此刻我特别想找他。小红说找吧找吧,不要再这样逼你自己了。想要依赖他就依赖吧。

我在空荡而闷热的午后的空气里,觉得周围好像动作好慢。一个个画面通过视网膜传到我的神经,很慢很慢。

评论

© 嗑药的野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