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无法放手。一个人,越难信任一个人,越难交出真心,就会被伤的越深。我唯一,唯一把我的所有,赤裸裸展示在他面前,被他看到,最脆弱的那一面,那真的只有他一个。好难好难去相信一个人,可是现在,要把那么庞杂的真心一点一点收回来,谈何容易。就像在树林里收一只风筝,飞的那么高,收的时候慢慢的全都是枝枝丫丫和划痕。手上全是血迹。那只风筝再也不能用了啊。

比如,如果你在空地放风筝,本来就那么容易放飞,收起来就很容易,即使掉下来,拍拍土还能用。

可我在树林。

我们都太难相信谁,只是我相信了他。他没有相信谁。而已。所以我们互相觉得对方在逼自己,声嘶力竭。而我愿意,他不愿意。

评论

© 嗑药的野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