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一个患有躁郁症的女孩子,被爸妈成为疯子,离家出走自己一个人跑到日本全世界都找不到她,回来时候因为报警了。存折行李全都不见了。

其实我和她聊不久就知道她躁郁症,彼时她只是个在饭局上听话懂事略微活泼多话的女孩子。一口一个姐姐。可是啊她那种活跃的脑回路和暗藏的焦躁又怎么可能不熟悉呢。毕竟没有人比敏感的人更加敏感。

然后朋友说一开始很反感她,她爸妈也这样称呼她,连她亲戚提到她也摇头。可是她有什么办法呢。她也不想的。

于是这就是行于色和不行于色的区别。说一大堆不歧视,可是真正面对这群人,一样是有多远躲多远。对她们是,对残疾人也是。

怎么会有人说出“抑郁而已,别整的戏那么多,不是人人都是张国荣”这样的话。

这么说我的粉丝还在我群里捣乱?好走不送吧某同学

评论

© 嗑药的野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