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了半天发现忘掉了三天设私密的约定。设了一波。毫无保留相信一个没有血缘的人。这大概是一种自负或是迷信。想的东西写出来就会轻松一点。反正,这个人有账户和密码,也只有这个人有。

评论

© 嗑药的野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