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知道不该做的事情却无法控制去做,明明不应该在他面前情绪失控却无法控制地失控。这是病态啊。多想你理解我,多想你理解我每一刻心里极度恐慌和害怕。其实你只要陪陪我就好,真的只要陪陪我就好。可是这真的是对你要求太高了啊。

不愿意对你有要求,只是我想回到那一个正常的状态,我只知道你是解药啊。

可是,极度的恐慌和失去你相比,我要毫不犹豫地选择极度的恐慌。

一定一定要遵守诺言。一定一定要。

评论

© 嗑药的野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