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求你一件事,一件事,让我可以慢慢地戒掉你。
让我不至于死掉,这很难吗。

在这么长时间之后,你反反复复反反复复让我活过来又杀死活过来又杀死活过来又杀死。我真的已经不能够在和你绝交之后继续过下去了。

已经,不能够了啊。

我喜欢你什么在意你什么,将来怎样你怎样看我,这些我真的全部,全部都没有力气去思考。是真的没有力气去思考。我只是,想要做一个傻开心。

既然亲手把我埋进去,起码能不能救救我。

评论

© 嗑药的野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