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人·自己

终于又可以吃力地,毫不顾忌地写些什么。

从白天等到深夜,从天晴等到暴雨。万里晴空从来没有叙事的欲望,写不出好的片段,失去了生活的甜香。那大概是像烤面包般的味道,香脆的外表,和幸福的淀粉物。我喜欢去闻阳光下软熟的棉被,喜欢去闻刚收下来晒到硬邦邦的衣物,废旧报纸的油墨味夹杂了灰尘的质朴感,家里边边角角搜出来的各种童年的爱物。我曾无数次自己和自己玩,喜欢一遍又一遍看同一沓英语周报,喜欢去翻幼儿园订的儿童画报,全部全部不舍得卖掉。人生每一段旅程的触感扑面而来,可是没有了这些物料,我便寻不到它们了。

未完待续

评论

© 嗑药的野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