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了一会儿呆,忽然想到,我和你,不断地独自做着本来说好两个人一起去做的事。后来再想想,大概本来就没有什么我和你。我在你的生命里,平白无故地占了那么一大段,真是霸道地要紧。有时候我又会略略宽慰,起码我还是占了那么一大段,但更多时候是觉得悲凉。妖君说你是个混蛋傻逼,可究竟谁才是混蛋呢,大概是我罢了。

我常常想大概我在你心里便是个不大打紧的人。大概连欢喜和亲情友情都是淡淡的。我努力把这变成更浓烈的情感。让你热烈地欢喜我在意我。大概也是不可能罢。

想要关心你啊,混蛋,即便不能说出口也想要关心你。疯狂地希望你过得好,有时候我总想,将来会如何,我和你,究竟能不能变成我们。变得对对方如数家珍。

2016年尾我和老咩说。我就爱完2016,我发誓。

现在老咩总会和我提起,问,你的誓言呢。

评论

© 嗑药的野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