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假如还能够回到从前。只是一周前,我们仍有说有笑。说这些毫无意义,只是开心时时间仿佛是一瞬,冷漠是时间难熬似万年。假如能够,无论多久,无论多远,无论多难。愿我勇气能分你一半。愿你痛苦能分我一半。大概都很疲惫,只是无论如何还是想你。有什么办法呢。毫无办法。希望能慢慢缓和。哪怕再久,也在将来有大笑的一天。

评论

© 嗑药的野马 | Powered by LOFTER